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 党风廉政
365bet 知乎

【党风廉政】把干部从一些无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 “填表式”帮扶、“留影式”入户…… 要实干实绩,不要“痕迹主义”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01-03     作者:段相宇

今年上半年,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纪委监委党风室主任鲍天平检查乡镇纪委一季度工作情况,数十本拼凑痕迹明显的台账、考核记录手册、同步记录本,让他心里一震。“这已经不是痕迹管理,是‘痕迹主义’了。”鲍天平将情况反馈给了五通桥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罗雪兵,很快,一场针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自查活动在区纪检监察机关全面展开。

“各类报表和总结80多项,写总结占了大多数时间” “上午发文件,下午就要反馈”“为留痕而留痕”……基层干部反馈的问题,让罗雪兵觉得有些形式必须减下来了。

近年来,“痕迹管理”在基层工作中被广泛应用。然而,在有的地方和领域,痕迹管理重“痕”不重“绩”、留“迹”不留“心”,这种状况必须改变。

痕迹管理过度就演变成“痕迹主义”

作为一种管理方法,痕迹管理应用于基层工作本是一种管理改革,其可以通过保留下来的文字、图片、视频等资料,有效还原责任人对工作的落实情况,是检验过程真伪、提高工作质量、推动科学民主决策的有效途径。事实上,在安监、环保等专业性较强的领域,痕迹管理一直运用得较多。

但是,一些地方和部门在运用痕迹管理开展工作过程中,出现了过度化倾向,正在演变为“痕迹主义”。以扶贫领域为例,有的要求扶贫干部每天都要登录扶贫app用和贫困户的合影打卡,于是干部进村入户第一件事就是与贫困群众合影;有的要求无论大小事务都要有登记、有台账、有总结,材料稍有瑕疵就得推倒重来,于是干部反复填表抄表,甚至因此自我调侃为“表哥”“表妹”……

“填表式”帮扶、“留影式”入户、“卷宗式”总结,梳理这些形形色色的乱象,可以清晰勾勒出“痕迹主义”的典型表现——

时时处处求痕。有的怕担风险不愿担当,便不切实际地要求所有工作、各个环节都有痕印证、有迹可查,以便日后留痕免责;

自我表功晒痕。有的懒政怠政,能力不强摆拍却在行,水平不高作秀却有招,投机取巧搞材料美化、晒纸上政绩,以求在上级面前“邀功请赏”;

弄虚作假造痕。有的为了应付检查考核,不惜欺上瞒下、无中生有,伪造材料,以此蒙混过关。

“‘形式主义留痕’都是‘官僚主义考核’给逼出来的”

“痕迹主义”之所以蔓延,一方面是部分党员干部仍然奉行只唯上不唯实的政绩观、权力观,唯“领导重视”而行事,将群众利益诉求抛在一边;另一方面,则是部分上级单位在工作中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特别是在运用考核“指挥棒”时,没有深入基层了解情况,而是流于形式、失之空泛。

“上级的工作部署原则性规定较多,执行的时候容易层层加码,最后变成层层推责。”白墨(化名)是华北某市的一位乡镇干部,除了包村之外,还负责安全、环保、企业服务等工作。白墨举例介绍,他们当地为贯彻落实“河长制”,要求所有河长每天都要巡河,同时填写巡河日志并拍照留痕,总河长每周要更新一次记录。

“一条河流的水质数据在短期内变化是极其微小的,每天巡河是否过于频繁。而且河长一般是各单位一把手兼任,懂水文的很少,日志中许多表格又特别专业,有的干脆就随手填写应付了事。”白墨坦言,为了避免在上级检查时被问责,干部们只能选择在“留痕”上大做文章。

除了问责压力,激励机制的错位也成为助长“痕迹主义”的重要诱因。部分地方将留痕资料的完整性丰富性作为重要考核指标,甚至单纯以痕迹论英雄、靠台账评优劣,形成对留痕的变相鼓励。比如,中部某省一个乡镇曾举办过“脱贫攻坚资料大比武”活动,要求各村第一书记协同包村干部、驻村工作队准备2014年以来的所有脱贫攻坚资料,到镇里进行比赛……

“‘形式主义留痕’都是‘官僚主义考核’给逼出来的”,河南沈丘县纪委常委徐丽说,痕迹管理本是好事,却变异成了部分基层干部应付交差和炫耀表功的手段,不仅对实际工作毫无意义,更容易助长虚假漂浮的工作作风,贻害甚大。

打出“组合拳” 破除“痕迹主义”

“痕迹主义”问题在下面,根子在上面。破除“痕迹主义”顽疾,不能单纯搞“上面生病、基层吃药”,而要向上聚焦,把工作重心放在各级领导机关、领导干部身上。

“各级党委(党组)落实好主体责任,主动出击、积极作为;领导机关、领导干部先行一步、以上率下,以实实在在的行动释放信号、引领新风。”四川省广元市从市委常委会做起,以治理“痕迹主义”为重点纵深推进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整治,对本本多、报表多、签到多、图片多、考核虚等基层“十多一虚”问题集中亮剑。

建立科学的督查考核机制,是克服凡事留痕的关键。广元市就此专门规定,留痕事项除中央、省明确要求外,原则上不得新增留痕项目,已自行提出的留痕项目限期取消;不得就单项工作印制专门工作记录本,不得硬性规定在QQ、微信工作群、网站等载体上晒工作痕迹;工作考核降低软件资料分值比重,增加硬性指标和群众评议指标权重;督查检查直入现场摸实情,多用暗查暗访,原则上不看软件资料……

“扶贫成效怎么样,到贫困户家里问一问看一看,自然就知道了;乡村环境好不好,到村里走一走转一转,比看材料直观多了。”广元市一位乡镇干部表示,开展“痕迹主义”集中整治以后,他们很少需要连夜准备迎检材料了。

对“痕迹主义”问题“减负”,效果显而易见。基层干部更舒心,工作效率也显着提升。五通桥区纪委监委对各类滞后重复的报告、报表、总结等进行整合,从80余项减到了30余项。1至10月,五通桥区纪委监委共核查问题线索201件,较去年增加了近1倍,每个乡镇都办了案件。“丢掉包袱是为了轻装上阵,轻装上阵是为了聚焦主责主业,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根本目的是让工作更严更实。”罗雪兵说。

“‘减负’最大的效果是,我们有更多时间往老百姓家里跑了。”没有了凡事留痕的羁绊,五通桥区竹根镇党委副书记、镇纪委书记张巍干劲十足。(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段相宇)

[责任编辑:海燕]